且听风雨。

愿从少年,百岁无忧

污萌灵谷 16



凌晨的飞机降落在日本,机场没有什么人,路灯暖暖的打下来,整个日本静谧又神秘。

出关的也只有零星的游客,背着背包,被周边的景色所迷惑,不时发出小声的感叹,像怕吵醒安静的日本。

有刚到达的情侣在樱花树下摆着姿势,兴奋地拍照,陈伟霆现在却没心情欣赏这些绚烂景色,独自一人也确实感受不到什么甜蜜意境。

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就是快些到李易峰身边去。
他想,自己可以道歉一万遍,一百万遍,一千万遍。只要李易峰别折磨自己,这世间什么都可以拿来给他,哪怕是掏出自己的心来赔罪,他手也不会抖一下。


终于挨到宾馆,T早就接到陈伟霆助理的电话,在大堂等候。
他把房卡递给陈伟霆,低着头不敢看陈伟霆的眼睛,他知道那个要把自己灼穿的眼神够自己做好几天噩梦的。

“霆哥,真的要好好照峰峰下,他这两天连水都没碰过。”T的语气中满满都是自责和担心

“我知。”陈伟霆哑着嗓子应

陈伟霆没心情也没时间责怪他,拿了房卡就去等电梯。




打开房门,里面如所意料的一片漆黑。

陈伟霆脱掉外套,去卧室床上找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

走近一看,李易峰蜷成一团,身上连被子也没有盖,就直接躺在铺着被子的床上,呼吸不很均匀,看来睡得并不熟。

就连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让浅眠李易峰皱了一下眉头。

陈伟霆看到,就蹑手蹑脚的从客厅拿了毯子,他不打算打扰他,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了。

他躺下来从后面抱住李易峰,帮两个人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李易峰感受到一阵温度,他在朦朦胧胧中扭扭身子,像是找到合适的姿势,喉咙还发出一声“咕噜”声。

片刻之后,李易峰索性翻过身,牢牢圈住来者的腰身,脸在对方胸膛蹭蹭,舒展了缩在一起身躯以最舒服的姿势汲取着温暖和柔软,一脸满足的睡去了。

他迷迷糊糊的想,日本的靠垫真是不一样,真是软和,真是好抱,这个质感竟然和等等的怀抱触感一样呢。

陈伟霆看着自己怀抱里猫一样的人,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嗯,看到了,摸到了,就安心了。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陈伟霆被怀里人的动作惊醒。

他感受到怀里的人在发抖,他额头的汗甚至湿掉了陈伟霆胸前的衬衣。

陈伟霆有些心惊,但是他立马想起走之前助理帮他装在行李里的胃药。
但是本就是胃病,又空腹吃药,陈伟霆一时不知所措,他的眉又扭在一起,比集团出事时别扭的更甚十倍。

他在客厅翻翻找找,终于在冰箱里找到一瓶牛奶。冰箱里的冻牛奶,那真的是凉彻心扉。

陈伟霆把牛奶放在手掌心来暖着,希望牛奶快些变温,但手掌温度总有些微不足道。

他看着床上痛到重新蜷成一团的李易峰,心一急,直接撩起衬衣,把牛奶紧紧贴在温热的小腹上。

即使有过心理建设,但是敏感柔软的小腹上传来尖锐的凉意,还是让陈伟霆缩了缩脖子,打了个激灵。

片刻,牛奶果然有了些温度,陈伟霆扶起李易峰,先让他喝了几口牛奶,就让他靠在自己自己肩头浅睡,大约半小时后,又叫醒李易峰吞下药片。

李易峰全程昏昏沉沉,看是陈伟霆在照顾他,还冲着他傻笑。

两个人重新躺下时,天都有些蒙蒙亮。

陈伟霆抱好怀里的宝,心疼的揉揉生了病的李易峰软软的顺毛,再也抵挡不住困意,陷入沉睡之中。

中午,李易峰被饿意折磨醒。

这两天,自己因为自责和担心陈伟霆没有任何胃口,就躺在床上不想动弹,胃病也不争气犯了。
作为对自己的惩罚,李易峰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感受着胃里一阵阵的绞痛,就像有人在胃里拧麻绳,粗糙的质感刺啦啦的划着他的胃壁,额角的汗就是最好的外部体现。

那他也不动,就蜷在那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他怕他一起身就会忍不住给陈伟霆打电话,让他快点来抱着自己,陪着自己。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不懂事,为了抑制这个念头,一动不动的装雕像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昨晚,他竟然梦到陈伟霆在照顾他,自己抱着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就枕在他肩头睡觉。果然陈伟霆很治愈,今天自己的胃就不疼了。

李易峰突然就心情转好,打算放开“抱枕”下地去找些吃的。

他想,应该可以不用在当木头人了吧,都三天了,如果实在忍不住了,一会就给等等打个电话吧。

说着,他就想抽出自己的手

“诶~等一下,这个软软的质感,怎么这抱枕还会有温度?不对吧?”李易峰困惑的抬头看,发现头顶的那双正盯着自己看眼睛怎么那么熟悉呢?

陈伟霆早就被不安分的李易峰给扭醒了,他就静静的看着这个“笨蛋”在这犯傻。


“你是真的陈等等?”李易峰戳着陈伟霆的胸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这个实在的触感还是很真实的

“如假包换,本来我是觉得你在生病,我可以过后再要昨晚你欠下的“医药费”和“取暖费”,不过你要是再这样撩拨下去,我就不能保证我是“等等”了,我可能就是“不等”了”

“别别,我现在饿死了,饶了我吧,先给我吃个饭好不好?”

“啊~你还知道饿,那你干嘛之前不好好吃饭?
还在生我的气啊?那你就算生气,飞回来虐待我你也不能虐待自己啊?
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知道,你虐待自己比直接虐待我,我会更心疼的是吧?
你的真是.......很.....聪明嘛。”陈伟霆说着捏捏李易峰的脸

“没有,我没在生你的气。看到新闻了,我是很气自己,怎么会那么幼稚,你去解决那么糟糕的事,我没帮上忙,还耍脾气给你添乱。”

“然后你就不吃饭?那我不是更担心”

“所以你的事办好了吗?肯定又是T告状,你不用担心我,我都那么大人了,你才是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这两天好好吃饭了吗?肯定很辛苦”李易峰心疼的摸着陈伟霆变得有些尖尖的下颌,上面的胡茬已经有些长度了。

“都搞定了,你老公的实力你还不放心,那些小事都是洒洒水啦。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的公司亏钱的哈哈。而且我当然有好好吃饭啊”陈伟霆话音未落,被窝里就传来一声“咕噜噜噜声”

“嘿啦,嘿啦,大佬你最厉害,不过你肚饿的声音也大的很厉害啊,哈哈哈”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的沃。不过我看新闻你说要在日本待十年,为什么?”陈伟霆扯开话题用来掩饰大佬的尴尬。

“啊~那个啊,因为你说三天来找我嘛~然后有句古话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我三天不见你,对我来说就差不多是十年那么久,那么难熬。所以就是十年咯”

“哇,涨知识沃,原来你这么挂住我,那你这“十年”一定很想我咯?”陈伟霆说着就借机把李易峰的唇吻住狠狠蹂躏了一下,手掌还在被子里搞一些“不可告人”的小动作。

“你变态,别玩了,赶快下床去给本少爷弄吃的来”李易峰被说中小心事,有点羞羞。一个假踢,把陈伟霆踹下了床。

“是,少爷,小的这就去,不过这个……费用嘛~~
您看看一会是不是一起结一下?”陈伟霆露出恶人的标志性坏笑,顺势还挠了一下李易峰伸在外面的脚心。

“把你家贵的菜都给本少爷端上来,我堂堂李家少爷,还付不起你这点费用了?”李易峰起身侧卧,一手放在腰间,衣衫半露,轻扬嘴角,媚眼如丝,还作势把头发假模假样的拢在耳后。

“得嘞,小的速去速回,还望少爷到时候尽快付账不要赖账呦。”

“快去,快去,废话这么多,你要是把我饿死了,就等着孤独终老吧。”李易峰因为太饿了,实在玩不动了,暴露了本性.......

“.....你.....好可怕的沃.......好善变的沃”陈伟霆在李易峰找到拖鞋丢他之前溜出卧室。

李易峰看着一溜烟滑稽跑掉的陈伟霆,真是觉得神奇,这个和新闻上一脸严肃认真,戾气逼人的陈伟霆大相庭径。
他怎么可以在可爱和霸气之间这么自由切换呢?
真是神奇!神奇!hin神奇!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