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

愿从少年,百岁无忧

虚实结合(下)

“诶,威廉这么急?去踢球啊?”舍友看到抱着球往球场跑的威廉

“嗯,今天天气好”威廉眯着眼睛,指指天空

“呃...这么大的太阳。总之你小心点,听说最近好多人在体育场的草坪遇到蛇”舍友都快被晒化掉了,实在难以理解威廉的“好天气”

“哦~蛇啊?我怎么就没遇到?我赶时间,先不说了”威廉搔搔后脑,自己最近天天体育场晨跑报到,怎么完全没见过。威廉暗想,蛇是没见到,不过倒是认识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总之注意安全啊!”舍友被太阳晒得仓皇而逃。

威廉还挺好奇真的小蛇长什么样?肯定超可爱的,之后跟喋喋一起去找找看好了。

几天前,威廉晨跑时遇到的那个叫喋喋的男孩子,神奇的是喋喋完全不认生,每天陪着威廉晨跑,还在旁边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比如早上有几个学生迟到了,跑的早餐都掉了,数得很清楚一个不差。又有哪对情侣在路边吵架了,男孩子是多么没品,女孩子哭的多么伤心。就连树掉了几片叶子他都数的清楚。这些都被他讲得绘声绘色就好像他是站在旁边看了全程似的。
踢球也总会遇见他,喋喋好像很喜欢足球,站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结束了还能讨论上一两句,总是贴心的给他带水和纸巾比那些只会尖叫的女孩子好太多了。

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熟悉了,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喋喋真的很像他的名字,总是喋喋不休的说有趣的话,威廉很喜欢喋喋,总是期待着再见到喋喋,可是喋喋怎么也不肯告诉威廉他的专业和联系方式,就说自己会来找他的。

自从认识了喋喋之后,威廉发现自己好像有哪变得不一样了,看着一切东西都会多愁善感,思绪里的一切都可以和喋喋莫名其妙联系起来,想着想着就变成喋喋的样子。空下来的时候耳边就会响起喋喋在自己身边咯咯笑的声音,这感觉怪怪的,威廉从没有过,好像很烦人扰的人不清净,但是心里却又是美滋滋的还很甜,威廉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只想快点见到喋喋问个清楚,问问他是不是也生了一样的“病”。

但是喋喋两天没出现在球场了,威廉在球场从早等到晚也没见到他,一整天光是在学生的尖叫声中度过的,据说他们是被体育场旁边出没的蛇吓到,可威廉没心情去看个究竟只会盯着空气发呆连食堂都忘了去,他挂记着喋喋到底为什么失踪,顺便在球场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病”自己和喋喋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最大的问题,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喋喋。

今天威廉看到手机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说喋喋约他出来踢球,再拨回去是一个女生接的说刚刚只是把手机落在体育场了,不太清楚什么情况。

威廉好多天没见到失踪喋喋了,他越想越奇怪就激动地赶出来了,他急着想要问喋喋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忘了思考为什么要约在下午两点的体育场。

威廉来到球场,果然看到喋喋坐在体育场旁边的草坪上和自己招手,他赶紧跑过去。突然间想起舍友的话,一把拽起喋喋。

“这草坪里有蛇的,你不怕啊?”
“你这几天去哪了?为什么失踪啊?”
“你没事吧?”

威廉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还拽着喋喋转了个圈,把喋喋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喋喋不也不说话,就微笑着看着他,威廉觉得这几天困扰自己的问题都解开了,看到喋喋完好无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婆婆妈妈的担心都来自于一个答案,就是他喜欢上这个有趣又神秘的男孩子了而且还被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失去一秒都觉得难受。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威廉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喋喋接着问。
“你是不是妖精啊?不然我为什么变得这么神经?”
“你是不是故意接近我的?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迷药?”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你说话呀,哑巴了?”威廉实在受不了喋喋的安静,他记得他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在他身边可是个话唠。

“我倒是想说,我也要插得到嘴啊”喋喋终于开口了,他抱过威廉的胳膊,拉着他在老榕树的树荫下坐下。

“呃.....好吧,可是这里有蛇诶,我们坐在这么?你不害怕?”

“你怕么?你要是害怕我就不用回答你问题了,因为我的回答估计会比那个恐怖一百倍”喋喋听到威廉提到自己真身,突然正经。

“我不怕,我还很好奇呢?一定很可爱!”威廉倒是没察觉,还自顾自的发表对想要遇见小蛇的向往之情。

“咳咳....你听好啊,我一个一个回答你的问题。我是喜欢你,我是故意接近你,我真的真的是妖精,而且是刚刚化出人形的小蛇精,但是我没给你下迷药。”

“.........”威廉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有吱声。

“我只有三十年的道行,所以没办法保持很久的人形,所以才会偶尔出现。我这几天失踪不是出意外,是因为我找到离开这里的理由了,但是我需要和我的家人商量一下,所以就化回原形了几天,这样交流起来比较方便。所以我不怕蛇。”

“........”威廉看着喋喋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些话,依然保持沉默

“我的话都说完了,请回吧,天挺热的”喋喋看着威廉士这种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有点心痛,这种痛和小时候被人踩了尾巴是不一样的感受,闷闷的,发不出声的痛。
喋喋看着威廉依旧不动,刚要开口就被堵了嘴。

威廉亲上那一张一合的嘴,不让他再说出难听的话,两个人感受着周围只有蝉鸣和“喋喋,喋喋,喋喋”的叫声。

“我这么喜欢你,而且还不怕蛇,你舍得我吗?你别走了好么?你要去哪啊?什么理由啊?我去把理由改了,谁定的规矩啊?我找他去。”

“呃......你是不是傻?我是跟你走啊。那我不去了啊!”

“啊嘞?跟我走?我就是那个理由?那你跟家里人商量什么啊?你家里人是?在哪?”

“理由就是你,理由我定的,我家人就在你身后,你屁股底下,你手旁边。我们在商量你是不是那个合理的理由。”

“???”威廉环顾了一下四周,就打算起身,结果被喋喋一把按下。

“没事,没事,小草弟弟不怕压,你还是先回头和榕树爷爷打个招呼吧,他们看你蛮久了”

“h.......h...hello......sorry.”威廉回过去头,和榕树,凤凰木,“不明生物”还有屁股底下的小草一一尬了一面。

“行了你们别笑了,说话!”喋喋倒是不客气,看着自家威廉尴尬,赶紧出面解围。

“所以,你们都看到了?”威廉脸腾地红起来

“嗯,我们还都听到了,你的表白我记得很清楚,小伙子不要食言啊!喋喋为了跟你走,和我们谈了两天,我们那两天观察了你在球场上一举一动,觉得你还算合格才给你今天这个机会知道真相。喋喋,这里是娘家,受委屈了就回来,爷爷给你撑腰。”榕树爷爷放下一直捂着小草弟弟眼睛的手

“恩恩,你要是欺负喋喋我们会生气的”小草扭扭身体

“很帅!喋喋!吻技不错!喋喋!加油!喋喋!”不明生物恨自己不能鼓掌。

“好吧,我会一直对喋喋好的,不过我们为什么要约中午这么热?”

“因为我怕别人把你当神经病,你自己坐在草坪上自言自语不会奇怪吗?”喋喋说完就化成小蛇溜了。

威廉反手一按,扑了个空,怪叫着跟进树丛
“喂,等等我啊,喋喋”

路边路过的小女孩问旁边的大人
“妈妈,那个哥哥怎么自言自语啊?他进草丛了,不怕蛇吗?还有他为什么要学动物叫?“喋喋”是什么啊?”

“快走快走,这大学生活太累,把当代大学生都逼疯了”

“其实,我们不应该担心那个混世魔王被欺负,应该担心威廉。喋喋!喋喋!喋喋!”不明生物一脸忧心。


最近学校体育场附近草坪有蛇出没,就脑洞大开。
发文撞上蒸煮发糖是我的锅,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