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

愿从少年,百岁无忧

就是突然觉得锁屏和桌面上的两位气质很搭



然后图片上没有水印忘记了出处,来自微博侵删。

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


你们说某草说想当女生想当孕妇……

有一种可能是……
因为看到某饱特别喜欢小孩子……
然后某草就有一种赌气的成分……
玩别人家的孩子,玩哭了还要被粉丝笑……
我生一个给你,你随便玩,玩哭了也没事,咱们自己的,她们不敢笑你……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
你们写的生子文被某草和某饱看到了……
小哥哥在用这种方式帮我们cp圈站台……
你们随便写,说(sheng)不出来算我输……

还有最后一种可能就是……
他们俩在上海这几天,做了太多不可说的事情……
不由自主,自然而然的就想到……
就想到……
想到……
到……

😮😮😮
不会吧,现在表白都是这种操作???

虚实结合(下)

“诶,威廉这么急?去踢球啊?”舍友看到抱着球往球场跑的威廉

“嗯,今天天气好”威廉眯着眼睛,指指天空

“呃...这么大的太阳。总之你小心点,听说最近好多人在体育场的草坪遇到蛇”舍友都快被晒化掉了,实在难以理解威廉的“好天气”

“哦~蛇啊?我怎么就没遇到?我赶时间,先不说了”威廉搔搔后脑,自己最近天天体育场晨跑报到,怎么完全没见过。威廉暗想,蛇是没见到,不过倒是认识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总之注意安全啊!”舍友被太阳晒得仓皇而逃。

威廉还挺好奇真的小蛇长什么样?肯定超可爱的,之后跟喋喋一起去找找看好了。

几天前,威廉晨跑时遇到的那个叫喋喋的男孩子,神奇的是喋喋完全不认生,每天陪着威廉晨跑,还在旁边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比如早上有几个学生迟到了,跑的早餐都掉了,数得很清楚一个不差。又有哪对情侣在路边吵架了,男孩子是多么没品,女孩子哭的多么伤心。就连树掉了几片叶子他都数的清楚。这些都被他讲得绘声绘色就好像他是站在旁边看了全程似的。
踢球也总会遇见他,喋喋好像很喜欢足球,站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结束了还能讨论上一两句,总是贴心的给他带水和纸巾比那些只会尖叫的女孩子好太多了。

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熟悉了,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喋喋真的很像他的名字,总是喋喋不休的说有趣的话,威廉很喜欢喋喋,总是期待着再见到喋喋,可是喋喋怎么也不肯告诉威廉他的专业和联系方式,就说自己会来找他的。

自从认识了喋喋之后,威廉发现自己好像有哪变得不一样了,看着一切东西都会多愁善感,思绪里的一切都可以和喋喋莫名其妙联系起来,想着想着就变成喋喋的样子。空下来的时候耳边就会响起喋喋在自己身边咯咯笑的声音,这感觉怪怪的,威廉从没有过,好像很烦人扰的人不清净,但是心里却又是美滋滋的还很甜,威廉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只想快点见到喋喋问个清楚,问问他是不是也生了一样的“病”。

但是喋喋两天没出现在球场了,威廉在球场从早等到晚也没见到他,一整天光是在学生的尖叫声中度过的,据说他们是被体育场旁边出没的蛇吓到,可威廉没心情去看个究竟只会盯着空气发呆连食堂都忘了去,他挂记着喋喋到底为什么失踪,顺便在球场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病”自己和喋喋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最大的问题,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喋喋。

今天威廉看到手机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说喋喋约他出来踢球,再拨回去是一个女生接的说刚刚只是把手机落在体育场了,不太清楚什么情况。

威廉好多天没见到失踪喋喋了,他越想越奇怪就激动地赶出来了,他急着想要问喋喋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忘了思考为什么要约在下午两点的体育场。

威廉来到球场,果然看到喋喋坐在体育场旁边的草坪上和自己招手,他赶紧跑过去。突然间想起舍友的话,一把拽起喋喋。

“这草坪里有蛇的,你不怕啊?”
“你这几天去哪了?为什么失踪啊?”
“你没事吧?”

威廉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还拽着喋喋转了个圈,把喋喋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喋喋不也不说话,就微笑着看着他,威廉觉得这几天困扰自己的问题都解开了,看到喋喋完好无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婆婆妈妈的担心都来自于一个答案,就是他喜欢上这个有趣又神秘的男孩子了而且还被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失去一秒都觉得难受。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威廉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喋喋接着问。
“你是不是妖精啊?不然我为什么变得这么神经?”
“你是不是故意接近我的?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迷药?”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你说话呀,哑巴了?”威廉实在受不了喋喋的安静,他记得他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在他身边可是个话唠。

“我倒是想说,我也要插得到嘴啊”喋喋终于开口了,他抱过威廉的胳膊,拉着他在老榕树的树荫下坐下。

“呃.....好吧,可是这里有蛇诶,我们坐在这么?你不害怕?”

“你怕么?你要是害怕我就不用回答你问题了,因为我的回答估计会比那个恐怖一百倍”喋喋听到威廉提到自己真身,突然正经。

“我不怕,我还很好奇呢?一定很可爱!”威廉倒是没察觉,还自顾自的发表对想要遇见小蛇的向往之情。

“咳咳....你听好啊,我一个一个回答你的问题。我是喜欢你,我是故意接近你,我真的真的是妖精,而且是刚刚化出人形的小蛇精,但是我没给你下迷药。”

“.........”威廉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有吱声。

“我只有三十年的道行,所以没办法保持很久的人形,所以才会偶尔出现。我这几天失踪不是出意外,是因为我找到离开这里的理由了,但是我需要和我的家人商量一下,所以就化回原形了几天,这样交流起来比较方便。所以我不怕蛇。”

“........”威廉看着喋喋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些话,依然保持沉默

“我的话都说完了,请回吧,天挺热的”喋喋看着威廉士这种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有点心痛,这种痛和小时候被人踩了尾巴是不一样的感受,闷闷的,发不出声的痛。
喋喋看着威廉依旧不动,刚要开口就被堵了嘴。

威廉亲上那一张一合的嘴,不让他再说出难听的话,两个人感受着周围只有蝉鸣和“喋喋,喋喋,喋喋”的叫声。

“我这么喜欢你,而且还不怕蛇,你舍得我吗?你别走了好么?你要去哪啊?什么理由啊?我去把理由改了,谁定的规矩啊?我找他去。”

“呃......你是不是傻?我是跟你走啊。那我不去了啊!”

“啊嘞?跟我走?我就是那个理由?那你跟家里人商量什么啊?你家里人是?在哪?”

“理由就是你,理由我定的,我家人就在你身后,你屁股底下,你手旁边。我们在商量你是不是那个合理的理由。”

“???”威廉环顾了一下四周,就打算起身,结果被喋喋一把按下。

“没事,没事,小草弟弟不怕压,你还是先回头和榕树爷爷打个招呼吧,他们看你蛮久了”

“h.......h...hello......sorry.”威廉回过去头,和榕树,凤凰木,“不明生物”还有屁股底下的小草一一尬了一面。

“行了你们别笑了,说话!”喋喋倒是不客气,看着自家威廉尴尬,赶紧出面解围。

“所以,你们都看到了?”威廉脸腾地红起来

“嗯,我们还都听到了,你的表白我记得很清楚,小伙子不要食言啊!喋喋为了跟你走,和我们谈了两天,我们那两天观察了你在球场上一举一动,觉得你还算合格才给你今天这个机会知道真相。喋喋,这里是娘家,受委屈了就回来,爷爷给你撑腰。”榕树爷爷放下一直捂着小草弟弟眼睛的手

“恩恩,你要是欺负喋喋我们会生气的”小草扭扭身体

“很帅!喋喋!吻技不错!喋喋!加油!喋喋!”不明生物恨自己不能鼓掌。

“好吧,我会一直对喋喋好的,不过我们为什么要约中午这么热?”

“因为我怕别人把你当神经病,你自己坐在草坪上自言自语不会奇怪吗?”喋喋说完就化成小蛇溜了。

威廉反手一按,扑了个空,怪叫着跟进树丛
“喂,等等我啊,喋喋”

路边路过的小女孩问旁边的大人
“妈妈,那个哥哥怎么自言自语啊?他进草丛了,不怕蛇吗?还有他为什么要学动物叫?“喋喋”是什么啊?”

“快走快走,这大学生活太累,把当代大学生都逼疯了”

“其实,我们不应该担心那个混世魔王被欺负,应该担心威廉。喋喋!喋喋!喋喋!”不明生物一脸忧心。


最近学校体育场附近草坪有蛇出没,就脑洞大开。
发文撞上蒸煮发糖是我的锅,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虚实结合(上)

小蛇精和体育生的故事(喋喋&威廉)
2017.6.15




学校的官方论坛里最近都是警示和提醒广大学生教师的帖子和留言。

“在学校后面草丛中遇到蛇了,大家小心!”

“最近草丛有蛇出没,注意安全!”

“远离潮湿草丛,繁茂榕树,有蛇出没!”

其间也不乏夹杂一些学妹在论坛里犯花痴。

“啊啊啊啊啊今天体育场路边偶遇一小哥哥,长得很俊了!”

“求扩,寻人!今早后草坪和我对视的小哥哥,很清秀很温柔很想你!”

“傍晚在后草坪长椅上见到一个男生,好喜欢,像李易峰诶~”

在南方的大学里,草丛中蹲着几条蛇啊青蛙啊老鼠啊都不算是什么稀奇。毕竟南方的蟑螂还会飞不是?在路边遇见帅气学长虽说概率低一点但也还是有可能的。

但是像是遇见喋喋这种情况就不常见了。

对,没错!据以上描述,这些人八成都是遇到了喋喋。

喋喋是体育场旁边的学校后草坪里一条修了三十年终于化出人形的蛇精。从小蛇到化出人形之前,喋喋都待在这,从来没离开过。即使现在喋喋有了可以闯荡世界的双脚,但是他依旧每天蹲在草丛里不肯走。据说是舍不得榕树舍不得凤凰木舍不得小草舍不得给他起名字的“不明生物”。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说要等到一个让他心动的理由,不然绝对不离开这片草丛。
榕树爷爷说,赖着地方不走的臭小子还以为这里是“娘家”呢?

喋喋之所以一会变蛇一会变小哥哥站在路边物色来去的行人,是为了以此来寻找那个让他“说走就走”的理由。

就如学生所议论的,喋喋生的特别好看,是那种很纯正的蛇精长相。柳眉桃花眼,粉颊樱红唇,皮肤白嫩晒不黑,身材苗条吃不胖。那小腰更是蛇精标配——小窄腰。喋喋每天任他那水蛇腰扭啊扭,扭啊妞,扭的榕树爷爷老花眼,高血压。

一开始刚看到喋喋半实半虚的人形时候,谁都分不出是男生还是女生,所以起名字就成了困难,正好旁边有“不明生物”一个劲的叫得欢“喋喋!喋喋!喋喋!”然后,喋喋就叫喋喋了。

喋喋每天探头探脑,站累了晒蔫了就变回蛇躲在草从里乘一会凉,活过来了就在站路边张望,他也想快点融入“人”的世界,但是他知道一直是乖孩子的他不能鲁莽,他需要一个“靠谱”的理由。

那天早上连着下了好几场小雨,下午天晴后太阳就冒了出来。但天气一点不热,下过雨的街道特清爽还夹带着一丝潮湿和阳光普照的暖洋洋,让人都跟着轻快雀跃。

喋喋就站在路边呼吸雨后的新鲜空气,感受着大自然的亲切。路对面的球场也恢复热闹,体育学院的学生重新开始早上被打断的足球赛。威廉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了喋喋的视线,哦不对,是心扉。

威廉是过来捡球的,球落在喋喋面前几步远的地方,但是喋喋动不了,他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球衣的少年微笑着朝自己迎面跑过来,就被定住了像被点了穴。

喋喋看见威廉的微笑酒窝里都漩着美好,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一根根的,随着他快速跑动的步伐甩动,汗水溅起晶莹的水花,喋喋看的晃眼。

威廉在喋喋面前弯腰捡球,用力捉球的麦色手臂将肌肉线条完美的展现。宽大的球衣暴露了少年的一切,无师自通的喋喋顺着大敞的球衣领口一路看进少年的胸腹。因呼吸剧烈而有力起伏的胸,还有分区明显的紧致腹肌......

“嘶~我可能找到了!”喋喋偷偷咽下口水,薄唇微启对着威廉轻轻的说。

威廉抬头看到了喋喋却没听清喋喋说了什么,还是报以一个大大的礼貌微笑,转身吆喝兄弟跟上。

喋喋闭上眼,少年的微笑就在眼前,连露出的大白牙有几颗都还数的清楚。

他想“嗯,就是他了。”


weibo首页一片哀嚎:怎么摸这么久?😂

然后今天小哥哥飞上海的话,是不是晚上就可以给受伤的饱饱呼呼了?🤐





图来自weibo.侵删

演唱毕,幕布后,暗中观察结束

“唱得不错。”

(¬_¬)

“长得也不错。”

╮( •́_•̀ )╭

“你缺个男朋友。”

┌╏ º □ º ╏┐吓

“我。”

…………考虑中…………

“这是个陈述句,不需要考虑。”






在纸上都写好了的我,缺一个码字的。 @yin ฅ🐱 ฅ

图源见水印,侵删

假装铜矿。

其实今天的我已经被小哥哥笔下的糖满足了。

谁知道后台发生了什么呢?

也许有一个休息室就被浪费掉了也说不定?🤔

预告吧……

迟到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的RPS😁

我尽量今天写完😉

趁着oppo糖之前……😏

大晚上的被我小饱的美颜暴击😭😭😭

可是我是觉得会抽烟的男生很帅气的啊……😱

然后衣领和袖口的烟味不是很性感???😳

难道是我三观有问题???😲

疯的yy:

今天一天都没回过味儿来。在这儿吐个槽。


原来我以为的苏点其实是别人眼中的黑点。


我也不知道掐的重点到底是狗仔图?抽烟?震塌小萝莉三观?还是会被营销号做文章?


而且我以为一天下来应该偃旗息鼓了吧。


然而并没有。


目瞪口呆。




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是:


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洗成不抽烟了,你这样一来不是前功尽弃吗?




求你们了这不用洗好吗?